小院长情

小院长情
同学买了个一楼带院的小房子,完成了“念兹在兹”的愿望。朋友们仰慕不已,点赞的片刻,心便回到旧韶光,在那里徜徉又徜徉。有家有院,乃乡下之寻常,却是城里人的奢求。儿时乡村遍及赤贫,常见宅院兼菜园。邻里之间,或树篱为界,或矮石垒墙,人与人浅笑相望,菜悄然成长。藤蔓过墙,邻家的瓜结在自家的院里。春雨往后,自家的竹看到邻院冒出许多新笋。鸡一展翅,可到邻家做客;狗一钻洞,就到近邻去逮鼠。这家来客了,喊一声,邻家老哥便过来陪酒。那家孩子挨骂了,这家就佯装大声责怪大人,牵着满眼是泪的孩子过来吃饭。多年后,我读到“江鹳巧当幽径浴,邻鸡还过短墙来”、“肯与邻翁相对饮,隔篱呼取尽余杯”这样的诗句,幻想中所有的街坊都化身杜甫,浑身上下无一处不亲热。日出而作,如不移至理。天一亮,大人们经行宅院,到田里耕耘繁忙。日落时分,他们回到宅院,掩柴扉,点灯光,家登时暖融融的。若要找活干,耕耘没得完,但总有些边角料的时刻,让农人们精心打理宅院中的菜园。若是这院里的菜都种欠好,亲戚朋友来都蹙眉,看不出朝气蓬勃的姿态,主人的体面怎能挂得住?宅院里的菜都是些急菜和常菜,比如青菜萝卜,大蒜辣椒,韭菜茄子之类。若有个急客驾到,主人一面问寒问暖,一面叮咛人去邻近商场买肉。主妇变戏法似的,从罐子里拿出三五个土鸡蛋。孩子们早已振奋,将大蒜拔好,辣椒摘好,韭菜割好。灶台边大人小孩,烧火的烧火,掌勺的掌勺,三下五除二,这大蒜炒肉和韭菜炒蛋两道主菜便热腾腾地端上了桌面。主妇这才擦了一把汗,剩余的几道变得简略,不过炒些园蔬罢了。主人看到菜上得差不多了,就对客人说:“孩子他舅!咱们仍是到宅院中去吃吧,外面开阔,光线也好些。”客人天然答应,桌子也很快架到了宅院傍边。仰首是天,昂首是地,对菜欢饮的是人。一个宅院,眼见得天地人三才,焰火尘世,国际人生,尽在一图傍边了。韶光把咱们从年少送到少年。“东方风来满眼春”,改革开放使乡村殷实起来。户户种粮,家家建房,年代变换了风景线。所以,这宅院告别了朴素,篱笆短墙,变成了砖石高墙,柴扉被铁门所替代,菜地全被铺上了水泥。客人来了,邻家老哥不再来陪酒。鸡飞犬吠,只能在自家天地里嬉闹。只是在夏夜繁星满天的时分,咱们还搬出卷竹席和竹床,在宅院里睡上一晚。狗经常叫起来,半夜三更的,宅院外还有归人。发财致富成了年代的中心思想,小小村落,天然也少不了整夜奔走的人。进入中学阶段的孩子,灵敏地捕捉到了这个普通的国际不普通,浮躁的国际现已容不得一无所有。在竹席上望天难眠、翻来覆去的新一代,他们现已明晰地在考虑,应该打造或许凭借一双怎样的翅膀,飞出这宅院,走向城市的高楼大厦。幻想中的霓虹灯,比宅院中飘动的萤火虫,吸引力何啻千百倍!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